您所在的位置: 文化交流 >> 中华文化 >> 津沽文化
内容显示页
天津漕运文化概说(四)
时间: 2015-09-29 来源:

 

四、漕运对天津文化产生的影响

   

    (一)漕运与天津妈祖文化
    为尊重南方漕运船民祈求海神保佑海漕运输安全的信仰,元世祖忽必烈下诏封妈祖为“护国明著天妃”,并在大直沽敕建了天妃宫,妈祖文化从此由南方传入天津。数十年后又在三岔河口漕船较为集中的海河右岸修建了另一座天后宫。妈祖文化信仰在元代随着漕运的兴起而传播到天津,并在此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茁壮成长,成为天津多元文化中最具特色的文化现象。
    民谚云“先有娘娘宫,后有天津卫”。娘娘宫的建造比天津卫建城早了近百年。本应是护佑“漕运”平安的妈祖林默娘,转身就变成了“三津福主”的卫城保护神,受到天津卫的军民百姓顶礼膜拜。最初漕丁船夫们崇拜妈祖是祈求航行安全,而后来天津地区的“全民”崇拜,使妈祖变成对百姓居家生活进行全方位护佑。后来的几代帝王先后对妈祖下旨旌表,或尊为“天妃”,或尊为“天后”,更加推动和助长了这种民间崇拜。来自全国各地的移民聚拢到天津后,很快就被这种单一的疯狂膜拜所同化,而淡化原籍各自对佛、道等宗教的热情。
    人们崇拜天后娘娘,还因为传说中娘娘是坐在“海眼”上,一但娘娘离位,海水就会涌出将天津城淹没。因此,天津卫的军民百姓把自己一生安危、兴旺富贵都交给了娘娘。从结婚、生子、灾病、老死莫不祈求娘娘的护佑,为迎合百姓的这种需求,娘娘宫的管理者为老娘娘又衍生多位化身,她们分别是“眼光娘娘”、“送生娘娘”、“斑疹娘娘”、“子孙娘娘”等,对天津百姓家庭、子孙、精神、身体的护佑,简直到了无所不包的程度。
    妈祖文化在天津扎根,内在的感情因素包含三个方面:一是因为千百年前,天津是退海之地,历史的遗存从情感上使天津人对海洋情有独钟;二是移民城市所特有的环境,需要他们在共同的生活中构建一种共同的信仰;三是妈祖身上所体现出的崇高的传统美德符合广大民众所追求的理想人格模式。因此传入天津的妈祖文化,形成具有中国北方特色的民间信仰文化圈,并创立了天津独有的皇会民俗,成为天津民间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至今绵延不绝。
    (二)漕运与南北方言的融合
    明清两代运送漕粮的船户、水手和军士大多是南方人,在天津海河和南北运河的河面和码头以及临河的商家货栈、茶楼酒肆,经常能听到南方方言。例如明代张宁诗作《夜宿独流》:“荒陂野火兼渔火,短棹吴歌杂楚歌”;清代英廉诗作《津门杂咏》:“船上买花吴语腻,水边修禊越人多”;清代蔡新诗作《恩予归养恭纪》:“忽惊贾舶来闽语,且逐鸣榔听越讴”。其中的“吴语”“吴歌”指江苏一带的方言、民歌,“越人”“越讴”指江浙一带的人及所唱民歌,“楚歌”指湖北、湖南一带的方言民歌,“闽语”指福建方言。
    天津是一座商埠都市,外地移民逐渐成为市民主流,加之由于长期受到来自江浙、湖广、闽粤等南方商贾所操方言的影响,天津人不仅能听懂江浙一带的南方方言,而且还学会其中的日常用语。元代傅若金诗作《直沽口》:“远漕通诸岛,深流会两河。鸟依沙树少,鱼傍海潮多。转粟春秋入,行舟日夜过。兵民杂居久,一半解吴歌。”尾联说,在元朝时期,由于直沽口一带兵民长期杂居,因而当地居民一半能听懂江苏方言和民歌。清人沈峻诗作《津门棹歌》:“杨柳桃花三十里,罟师都惯唱南腔。”——天津渔夫习惯于用南方腔调唱渔歌。清人梅宝璐诗作《潞河棹歌》:“西来打桨东来橹,惯学吴娃唱采莲。”——潞河上的天津船夫用吴语哼唱江苏姑娘的采莲歌。由此可见漕运在推动南北经济发展、文化交流的同时,也促进了南北方言的融合。
    (三)漕运与天津饮食
    由于九河下梢、河海交汇的地理位置,天津的渔产很为丰富。《天津县志》载:“津邑,滨海区也。鱼利与盐同,捕鱼不下三十种。”河海两鲜品种繁多,但因季节性强,不易保存,这就形成天津人吃河海产品十分讲究时令的习俗,春夏秋冬四季各有所偏。一种水鲜产品上市,数日之内购者趋之若骛,“津城处处,炊烟四起,食民大快朵颐”。
    从运河漕运时代,淮阳菜与鲁菜已开始在天津融合。轮船通航又使大批胶东人从海路来津。使以“河海两鲜”固有特色的“津菜”技艺大为提高。天津饮食还注重对理论和技艺的学习。扬州盐商所著的《调鼎集》曾成为津门厨师的授徒教材。被法国人称为“美食经典”的《随园食单》,其著者袁枚作为著名作家曾北上津门客居水西庄。在天津,名人名居对饮食的推动格外强劲。名人来自不同地区,常会客摆宴,推动厨艺在比拼和吸纳中不断提高。
    (四)漕运与天津文学
    历代文人吟咏天津的一些诗篇,就反映了当年漕运文化的兴盛状况。例如:元代张翥诗作《代祀天妃庙次直沽作》:“晓日三岔口,连樯集万艘。普天均雨露,大海静波涛。入庙灵风肃,焚香瑞气高。使臣三尊毕,喜色满春袍。”明代李东阳诗作《吴粳万艘》:“长江西上接天津,万舰吴粳八贡新。漕卒啸风前后应,蒿师乘月往来频。千年国计须民力,百里山灵护水神。秸铚古来先旬服,万方无处不荛仁。”明代李赉诗作《赋得舟集三沽》:“万里云帆漾碧天,村烟渔火泊吴船。层层鷁集三沽里,簇簇鳞屯两岸边。西北群流连海岱,东南巨浸拱幽燕。凤城形胜雄千里,独许雍奴溢广川。”清代崔旭诗作《百沽潮平》:“海门晴雪浸金鳖,百道沽来涌暗涛。望极远空知岸阔,卧欹残梦觉船高。遥疑梦泽相吞吐,不似胥江枉怒号。时有海舟随下上,往来沙口不辞劳。”天津《民谣》:“运河水,万里长,千船万船运皇粮;漕米堆满仓,漕夫饿断肠;有女不嫁摇船郎。……”以上这些诗作都描写了漕船云集津门的景象,“连樯万艘”、“万舰吴粳”、“鷁集三沽”、“鳞屯两岸”、“海舟往来”、“万船皇粮”等词语发人联想,是当年漕运繁华竞逐的情状如在目前。


参考文献:
李俊丽著《天津漕运研究》,天津古籍出版社,2012年版
谭汝为编著《天津地名文化》,天津古籍出版社,2005年版
谭汝为著《天津方言文化研究》,天津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
天津市档案馆编《天津运河故事》,天津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
万新平、蒲文起著《天津史话》,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西青报编辑部编《杨柳青古诗萃》,百花文艺出版社,2010年版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结对帮扶工作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专题
党支部工作
“金色朝阳”青年活动组